乔治·布什拯救了中央情报局

在乔治·布什上任并通过长期的改革扭转局面之前,中情局一直深陷争议,为生存而战。

美国中央情报局

昨天,我们不仅输了一位总统和一位战争英雄,我们失去了一位不可思议的美国人,他以如此迷人的方式为我们的国家服务了一生。他是爱国志愿人员的化身,他们愿意为艰难的工作举手,因为他们知道需要把工作做好。在他的公职生涯中,乔治•布什(George Bush)愿意进入当时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的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这可能是这种特质的最佳体现。

布什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DCI)的那段时间对中情局来说是如此的惨淡,以至于一些人质疑它是否能生存下去,如果能,以什么形式生存下去。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个页面描述布什给这个四面楚歌的机构带来的天意,它部分地写道:

一个处于危机边缘的机构

动荡的20世纪70年代被称为中情局的“麻烦时期”。在10年的时间框架内,有6个不同的情报中心(dci)服役,而该机构因越南战争和秘密行动项目泄露给媒体而陷入争议之中。

到目前为止,最具破坏性和后果最严重的泄露涉及“家丑,这份清单是为中情局局长詹姆斯·施莱辛格(James Schlesinger)编制的,详细列出了中情局进行的有争议的、在某些情况下是非法的活动。到1974年12月,这份名单最终落到了调查记者西摩·赫什(Seymour Hersh)手中。

杰拉尔德·r·福特(Gerald R. Ford)总统为了平息公众和国会的担忧,成立了一个由副总统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领导的蓝丝带委员会,调查中情局在国内的任何间谍活动。

由众议员奥蒂斯·派克和参议员弗兰克·丘奇领导的国会委员会成立于1975年初,旨在消除中央情报局在20世纪70年代的可疑活动。丘奇称中央情报局是一头“流氓大象”,声称它不受监督,被设计成告诉总统他想听的话。

这两个委员会都没有发现足以摧毁中情局的证据,尽管听证会摧毁了中情局的公众形象和其雇员的骄傲。

随着委员会的调查持续到1975年底,福特政府开始觉得时任中情局局长威廉·科尔比向国会披露了过多的信息。这一信念,再加上笼罩着中情局的乌云这一残酷现实,让总统得出结论:中情局需要一种新的士气,需要一位能够改善与国会紧张关系的新局长。1976年1月30日,福特用老布什取代了科尔比。

随着中央情报局在公众心目中成为美国问题的主要根源,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了中情局的生存,显然有大量的系统性问题需要通过艰难的方式来解决。但谁会想要这样的工作呢?整顿任何庞大的政府机构都是一项极其危险的任务,成功的可能性也非常可疑,但对一个以秘密交易、涉足暗杀和叛乱、以秘密为杠杆的机构进行整顿,则完全是另一种无法驯服的动物。

在政治阶梯上迅速攀升的布什认为,担任国家情报总监一职在政治上是一条死路,充满了陷阱,但他显然没有重视自己的职业生涯或政治抱负所面临的风险,不足以成为他接受这样一个可疑而重要的挑战的障碍。

1976年1月30日,老布什在中情局宣誓就职。他是终极局内人机构里的终极局外人。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外向的性格以及对倾听和理解CIA人员面临的问题的开放态度,迅速消除了普通员工与他之间人为设置的障碍,而他实际上是一个“扭转现状的人”。

美国中央情报局

这份工作很快就从勉强的义务变成了热爱的工作。他被在中央情报局工作所带来的友爱、秘密、创造力、技术和其他一切所吸引。布什很快就掌握了中情局正在进行的所有行动的来龙去去,以及中情局每天向军方和政府决策者提供的关键情报产品。他不仅是一位负责“大局”的高管,他还是一名情报官员,亲自编辑提交给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重要简报,并经常亲自提交,以便传达他的分析并强调要点。

他还会从兰利带来官员,直接向白宫高层甚至总统汇报情况,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与过去CIA普通人员和行政部门之间较为严格的划分不同。仅这一点就提高了原子能机构的士气,使人们意识到,个人在那里所做的工作确实很重要,而且往往几乎是实时地影响最高层的决策。

美国中央情报局

福特总统和中情局局长布什在兰利。

总统的命令建立了一个新的监督制度,并限制了CIA在国内的间谍活动能力——这对一个几十年来一直没有附加条件的间谍机构来说是难以下咽的苦口药——也被布什接受并执行了。

立法机构和中央情报局之间糟糕的关系也是布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作为国会议员,他对参众两院的运作机制以及其中的人物性格和先入为主的看法有着独特的见解。考虑到这一点,他着手为中情局和国会两院之间的牢固关系奠定基础。他把目标锁定在国会的关键权力人物身上,并亲自努力改变他们对CIA的看法,最终改变了国会如何与CIA互动并监督其活动的方式。

这项工作促进了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的成立。在这个新的监督制度下,来自两党的15名参议员将听取CIA活动的简报,并在更广泛的挑战和目标的帮助下,监督整个情报界的预算。这与过去对CIA进行侵入式监督时的做法截然不同,对于慢慢化解美国在华盛顿的民选代表与神秘的情报机构之间的怨恨,这是本质上的。

杰拉尔德·福特图书馆

布什在椭圆形办公室与福特总统交谈。

布什还毫不留情地向国会求助。他坐下来向国会作证51倍在他执政的这一年里,这一纪录直到今天都无人能及。回顾过去,这样的努力是行政层面极端损害控制的杰出例子,开创了两个政府机构之间开放的新时代。事实上,它大大降低了国会对中情局多年来不断增加的敌意,促进了人们对中情局的所作所为、行事方式和原因的全新理解。

最后,令人惊讶的是,布什拥有一种非常罕见的能力,能够在中央情报局最大的啦啦队长和内部支持其敬业的公务员队伍之间走钢丝,同时在外部推动和接受巨大的变化。但最重要的是,他热爱中央情报局、它的工作人员和它的使命。他知道这对国家的生存至关重要。

美国中央情报局

在大选期间,他直接向吉米·卡特汇报了情报问题。但卡特当选后,尽管他喜欢小布什,但他认为保留小布什在政治上不是正确的选择。事实证明,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他继续担任国防部长,他就不会在1980年与里根竞选,并在失败中成为副总统,最终下台。他的儿子也不太可能在2000年当选总统。

在离开中央情报局时,在他执掌该局的短短时间里,中央情报局的形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布什在告别演说中说了以下的话:

“我带走了许多快乐的回忆。即使是棘手的、未解决的问题看起来也不那么了不起;因为我们的成功,以及我们提供世界上最好的外国情报的事实,使他们相形见绌。我希望在未来的岁月里,我能找到一些方法,让美国人民更充分地了解中央情报局的伟大。”

这只是布什对中情局的长期影响的一个简要概述,而下面的视频更深入地展示了他在中情局时期的奋斗和辉煌。我强烈建议你看完整版。

是的,生活中的每件事、每一个人,尤其是涉及到间谍活动和情报收集的时候,都是好坏参半的。布什在中情局的工作并没有奇迹般地违反这条法律。但总的来说,尽管困难重重,他确实让中情局回到了可生存的轨道上,这将使它处于一个很好的位置,以应对冷战最后阶段所面临的挑战。

最后一点,人们经常提到,如果是任何一个美国人,老布什总统可能比任何人都知道更多的国家秘密。这可能是准确的猜测,因为迪克·切尼是另一个竞争者。但乔治·布什是独一无二的,他将这些秘密保存到最后,他的风度和为国家服务的强烈意识是促成因素,但他作为一个Bonesman耶鲁大学也不能打折。

老布什在他的一生中做了太多的事情,他的任何一个成就都足以定义其他任何一个人,但对他来说,这只是构成美国历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简历之一的“一千个亮点”中的一个。尽管在他的故事中,扭转中央情报局的局面通常只是一个注脚,但这确实是一项了不起的事业,其积极影响直到今天仍能感受到。

美国中央情报局

2016年,布伦南局长在兰利的“星际墙”纪念基地与布什总统交谈。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央情报局总部于1999年正式更名为乔治·布什情报中心。

联系作者:Tyler@thedrive.com

Baidu